神话传说中神鸟)

神话传说中神鸟)

作者:admin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12 06:51    浏览量:

  断根汗青记实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,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,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被骗。详情

  汗青上的今天

  百科冷学问

  秒懂星讲堂

  秒懂大师说

  秒懂看瓦特

  秒懂五千年

  秒懂全视界

  数字博物馆

  是一个多义词,请鄙人列义项上选择浏览(共3个义项)

  神话传说中神鸟

  ▪郑渊洁创作童线年美国科幻作品《环承平洋》中的怪兽

  查看我的珍藏

  [guǐ chē]

  (神话传说中神鸟)

  鬼车又称九头鸟、鬼鸟,是古代中国神话传说中的妖鸟。由于在夜里发出车辆行驶的声音,得名鬼车。(注:鬼车是在九凤的根本上演变而来的,并非九凤本身。)

  九头鸟、鬼鸟

  《山海经》

  古代中国神话传说中的妖鸟

  发源于“九尾鸟”

  发源于天帝游女

  发源于“女岐”

  产妇所化的厉鬼

  九头鸟的传说发源甚早,传布极广,在长远的传布之中,各时代各地域差别良多,要追溯其最后的发源好不容易。从现存古籍文献中,我们找到几个发源。

  发源于“九尾鸟”

  《广韵》:“鸧鸹,《韩诗》云:孔子渡江,见之异,众莫能名。孔子尝闻河上人歌曰:‘鸹兮鸧兮,逆毛衰兮,一身九尾长兮。’”

  这种“一身九尾”的鸟,已经被孔子看到过,其时曾经很少有人晓得它的名字,只感觉它很是奇异。后来有人将它叫做“鸧鸹”,也就是猫头鹰一类的鸟类。九头鸟也许就是从九尾鸟演变而成的一种传说凶鸟。

  发源于天帝游女

  具有鬼车鸟的发源是姑获鸟的说法,但并不克不及认为姑获鸟就是鬼车,早在《本草纲目》中就提到“以鬼车为姑获鸟者,非矣”。

  这是最早的关于仙女下凡的传说故事。仙女下凡之后,穿戴毛衣是鸟,脱下毛衣是女。她在与豫章须眉成婚生女后,回到天上,后来又把三个女儿都接走了。所谓“鸟无子,喜取人子养之”,指她飞回天上未接女儿时,再到尘寰来寻找女儿。为了防止她把别人家的小儿当成本人的女儿接走,于是民间构成了这种对它的禁忌。这个传说不断延续下来,各个时代有各自分歧的版本。如:

  《搜神记》卷十四: 豫章新豫县须眉,见田中有六七女,皆衣毛衣,不知是鸟。蒲伏往,得一女所解毛衣,取藏之,即往就诸鸟。诸鸟各飞云,一鸟独不得去,须眉取认为妇。生三女。其母后使女问父,知衣在积稻下,得之,衣而飞去。后复以迎三女,女亦得飞去。

  《水经注·江水》: 阳新县地多女鸟。《玄中记》曰,阳新须眉,于水次得之,遂与共居,生二女,悉衣羽而去。豫章间养儿,不露其衣,言是鸟多落尘于儿衣中,则令儿病。故亦谓之夜飞游女矣。

  《敦煌变文集·句道兴〈搜神记〉》略云: 昔有田昆仑者,家贫未娶。禾熟时见三女于池洗浴,其二抱天衣飞去,昆仑攫得小者天衣,遂挟认为妻,携回见母。经年产子,名曰田章。昆仑被点兵西行,三年不返。女乃向母索看天衣,屡经哀告,母不忍拂其意,即发藏畀之。女著衣便腾空上天而去,虽母哀号,不之顾也。然终念儿子,乃与二姊复下凡游戏,冀见其儿。当时田章五岁,受董仲先生教来觅母。三女遂将天衣共乘小儿上天。天公同情外甥,遂教其方术伎能。经四五日,儿年已十五矣。天公即与以文书八卷,令其下凡。儿三才俱晓,皇帝闻知,即召为宰相。后犯事,遂流配西荒之地。……

  发源于“女岐”

  《楚辞·天问》:“女岐无合,夫焉取九子?”

  王逸注:“女岐,神女,无夫而生九子也。”

  丁晏笺:“女岐,或称九子母。”

  这是古代楚国关于神女女岐的传说。从女岐无合(无夫)而生了九个儿子,那么她九个儿子是怎样来的呢?当然是“取之于人”,于是民间就有对她的禁忌,认为她会时常下凡来取人之子。又由“九子”演变成“九头”之说,后又与“天帝游女”或姑获鸟等传说糅和传播,构成九头鸟的传说。

  产妇所化的厉鬼

  这个发源说法仅见于《酉阳杂俎》卷十六《羽》。

  作为一个传播长远的传说,九头鸟传说必定是一个多源而又分拨的传说故事,要完全弄清它的泉源和流变,尚须进一步的考据。

  1、《楚辞·天问》: 见前引 。

  2、《承平御览》卷九二七引《三国典略》:齐后园有九头鸟见,色赤,似鸭,而九头皆鸣。

  3、《文选》晋郭景纯(璞)《江赋》: 若乃龙鲤一角,奇鸧九头。

  4、张华《博物志》佚文: 鸺鹠鸟,一名鸱鸺,昼目无所见,夜则至明。

  5、鲁迅《古小说钩沈》辑《玄中记》: 见前引 。

  6、晋干宝《搜神记》卷十四: 见前引。

  7、北魏郦道元《水经注·江水》: 见前引。

  8、南朝梁宗懔《荆楚岁时记》: 正月夜多鬼鸟度,家家槌床打户,捩狗耳,灭灯烛以禳之。

  9、《广韵·鸧鸹》: 见前引 。

  10、《敦煌变文集·句道兴〈搜神记〉》 :见前引 。

  11、《正字通》:鸧鸆,一名鬼车鸟,一名九头鸟,状如鸺鹠,大者翼广丈许,昼盲夜了,见火光辄堕。

  12、唐段成式《酉阳杂俎》卷十六《羽》: 夜行游女,一曰天帝女,一名钓星,夜飞昼隐,如鬼神,衣毛为飞鸟,脱毛为妇人,无子,喜取人子,胸前有乳。常人饴小儿,不成露处,小儿衣亦不成露晒,毛落衣中,为鸟祟,或以血点其衣为志。或言产死者所化。

  13、又: 鬼车鸟,相传此鸟昔有十首,能收人魂,一首为犬所噬。秦中天阴,有时有声,声如力车鸣,或言是水鸡过也。……《白泽图》谓之苍鸆,《帝鹄书》谓之逆鸧。

  14、唐刘恂《岭表录异》卷中云: 鬼车,春夏之间,稍遇阴晦,则飞鸣而过。岭外尤多。爱入人家烁人魂气。或云九首,曾为犬啮其一,常滴血。血滴之家,则有凶咎。

  15、宋梅尧臣《古风》诗:见前引 。

  16、宋缜密《齐东野语》卷十九: 鬼车,俗称九头鸟,……世传此鸟昔有十首,为犬噬其一,至 今血滴人家为灾咎。故闻者,必叱犬灭灯,以速其过泽国。……身圆如箕,十脰环簇,其九有头,其一独无而鲜血点滴,如世所传。每脰各生两翅。当飞时十八翼,霍霍竞进,不相为用,至有争拗折伤者。

  17、宋朱翌《猗觉寮杂记》卷下: 岭外有虫名暗夜,见小儿衣,落毛其上,儿必病。其状如大蝴蝶。

  18、明杨慎《杨升庵全集》卷八一《鬼车》条:周公居东周,恶闻此鸟,命庭氏射之,血其一首,馀九首。

  为什么称湖北人是“九头鸟”?

  楚民族是一个崇敬龙凤的民族。楚人的先人回禄就是凤鸟的化身。《白虎通,五竹篇》说回禄“其精为鸟,离为鸾。”鸾即是凤。故楚人对凤总具有着一种深挚的豪情。他们特别喜好以凤喻人。传说楚庄王方才即位时,成天寻欢作乐不问国是。伍举便进谏问:“有鸟在于阜,三年不蜚不鸣是何鸟也?”庄王答曰:“三年不蜚不鸣,蜚将冲天;三年不鸣,鸣将惊人。”伍举以鸟喻庄王,庄王也以鸟自喻。这鸟飞能冲天,天然便联想起楚人所钦慕的那大得“不知其几千里”,“怒而飞,其翼若垂天之云”的大鹏。“鹏者,凤也”。其凤后观有一头,上看有一头藏于身下,前看仰首观云。在前人的观念中,凤是一种神鸟。《山海经》说:“火荒之中------有神九首,人面鸟身,名曰九凤。凤鸟高涨,继之以日夜”,“凤翼其承旌兮,高翱翔之翼翼”,“三凤其展鸣,惊六合,泣鬼神兮”, 三凤九头,“其志大兮,其慧远兮。”古时楚国辖湖北、湖南两地。自古英才辈出,而荆楚之地,又是楚文化的核心。湖北人勤奋且聪慧,举国皆知,故有一说:“天上九头鸟,地下湖北佬。”

  “天上九头鸟,地上湖北佬,三个湖北佬,抵不上一个安庆佬。”的来历?

  “天上九头鸟,地上湖北佬,三个湖北佬,抵不上一个安庆佬.”听说这句话源于清代,说起来也有两三百年的汗青了,也是在那时候,安庆人也确实了得,文坛出了霸主桐城派,“全国文章其出于桐城乎!”还出了父子宰相张英、张廷玉,“桐城张姚二姓,占却半部绅耆”“六尺巷”的故事更是妇孺皆知.在必然意义上说,一部安庆的文化史,同时也是安徽文化史,安庆的成长史,同时也是安徽的成长史,其堆叠部门有十之八九。

  唐·刘恂《岭表录异》卷中:鬼车,春夏之间稍遇阴晦,则飞鸣而过。岭外尤多。爱入人家,烁人魂气。或云:九首曾为犬啮其一常滴血,血滴之家,则有凶咎。

  唐·段成式《酉阳杂俎》前集卷一六:相传此鸟昔有十首,能收人魂。

  南宋·缜密《齐东野语》卷一九:鬼车,俗称九头鸟。世传此鸟昔有十首,为犬噬其一,至 今血滴人家,能为灾咎。故闻之者必叱犬灭灯,以速其过。泽国风雨之夕,往往闻之。据云其身圆如箕,十脰环簇,其九有头,其一独无,而鲜血点滴,如俗所传。每胫各生两翅,当飞时,十八翼霍霍竞进,不相为用,至有争拗折伤者。

  宋·李石《续博物志》卷八:郝氏夜祠佛,鬼车乘烛光而下,翼广丈馀,九首互相低昂。其家呼犬持杖逐之,坠一羽,长三尺许,广八九寸,色类鹅雁。

  清·王士祯《居易录》卷一六:鬼车亦名鸧。儒书:奇鸧十首,周公命庭氏射之,血其一首,今馀其九。夫子、子夏见而歌之曰:“鸧兮鸹兮,逆毛衰兮,一身九尾长兮。”予在鬼门见者正一身九尾。其九首者雄鸧,犹九首曰雄虺也。

  南宋·洪迈《夷坚三志壬》卷三“夜见光景”条:江西俗相传,夜间有光景烨烨发见者,亦谓之鬼车。人偶闻之,须急以秽物蒙眼,近凝视之,则见其或丈夫或妇人形,而非淮浙所谓九头鸟者。

  《夷坚志补》卷四“九头鸟”条:九头鸟,谓之鬼车,人多闻其声而鲜睹外形。

  《戊志》所书明州海上出者,只云如大芦席耳。淳熙初年,李寿翁守长沙。此禽时以中夜鸣噪,深恶之。揭榜募能捕者,每获一,与钱十千。飞虎营兵用手弩射之,中其腹而坠,持诣府,身圆如箕,十脰环簇,其九有头,其一独缺。而鲜血点滴,如世所传。一脰各生两翅,当飞时,十八翼霍霍而动。亦有所向分歧,更相争拗。用力竞进而翅翮伤折者。

  清·破额山人《夜航船》卷五“酱汁鬼车鸟”条:崔豹《古今注》云:夜行娘子,怪鸟也。相传产妇亡魂所化。昼伏夜行,行则啼哭有泪。人家晒小儿衣服未收,鸟泪滴着,小儿必丧。并主一切不祥。一名望板,一名快扛,一名休留,言鸟颠末者必死。南方人呼变九头鸟,以其声音密穆,如九口齐鸣。每于月黑荒村,凄风惨雨,鬼火星星,鬼鸟嘻嘻,始颉颃而过。统名鬼车,以其两翅如车轮奉行。

  若是要给楚文化以一种抽象的意味标记,生怕没有比“九头鸟”更合适的了。可是受人崇敬的九凤为何消逝,取而代之以九头鸟怪呢?它为什么会由神变妖,由何时何地变为魔鬼的呢?这是中国文化史上一个令人迷惑的谜

  好在古代文献上仍是留有一些线索,为我们解开这个谜供给了便利。我们来看宋代出名诗人欧阳修的一首《鬼车》:

  昔时周公居东周,厌闻此鸟憎若仇。

  夜呼庭氏率其属,弯弧俾逐出九州。

  自从狗啮一首落,断头至 今清血流。

  迩来相距三千秋,昼藏夜出如鸺鶹。

  每逢阴黑天外过,乍见火光辄惊堕。

  有时余血下点污,所遭之家家必破。

  大众文学次要在口头传播,这个故事何时何地由何人记实在文献上,很大程度出自偶尔。例如盘古开天辟地最早见于三国时徐整的《三五历记》,伏羲女娲兄妹婚最早于唐代才发生。同理,梅尧臣的这首诗,很可能是记录的一个陈旧传说。尤为主要的是:这个传说的内容,与汗青史实甚为弥合。

  据史乘记录,周武王身后,其子年幼,由弟周公旦摄政,七年后,周公还政于长大成人的侄儿,是为周成王。其时有人进诽语,说周公早想篡位。年轻的国王加害于周公,吓得周公逃往楚国去了。后来周成王从周公的一份祭天祷祠上,发觉周公对本人一贯心怀叵测,悔怨本人的冒失,于是杀了进诽语者,把周公又从楚国接回。

  必不给周公以政治出亡,会将他引渡归去。

  2、因为周公曾出亡于楚,对楚人的九凤神必然熟悉。

  汗青上,周、楚简直是死仇家。周昭王率军亲征,竟死于汉水之中,成为异乡之鬼。周人对楚人之恨可想而知。我们晓得:一个民族的神,在它的敌对民族那里必然会被说成妖。象埃及大神沙特(sat),在希伯来人《圣经》中就变成了撒旦(satan)。我国东夷部族之神蚩尤,在华夏族那里便成了能飞沙走石的魔鬼,周人将楚人的九凤图腾说成魔鬼,并编出天狗断其一首的故事,也合适这条比力神话学的根基纪律,至于是周公本人确有此事,仍是中国民间传说附会于周公身上,那却是可有可无的。

  天狗咬断九头鸟一首的情节,更显露周人编故事的马脚。古代南方对九尤有奥秘感,认为九为极数,故九凤本来就是九头。而北方则分歧,南方是九阳,前面已说过;北方神话中倒是十阳,象羲和生十日,羿射九日留一日的故事,都很出名。他们把楚人的九凤,说成十头而被天狗咬去一头,明显是按他们的保守习惯,在编故事时把崇十的心理天然融汇进去了。

  持久僻居关中的秦国,最初终究扫灭了包罗楚国在内的六雄,同一了全中国。这对楚文化保守的传布当然晦气,所以《山海经》后,九凤神的抽象便完全消逝了,而作为鸟妖的九头鸟抽象,则在全国遍及传播开来。包罗荆楚在内,对鬼鸟吠犬驱赶,已沿习成俗了。

  然而,就象汗青上的楚虽三户,亡秦必楚一样,当九头鸟以魔鬼抽象风行全国时,一个斑斓诱人的故事,却从楚地蜕变出来,并敏捷传播开去。这就是从姑获鸟中变异出来的羽衣仙女故事。鲁迅《古小说钩沉》中辑有这个故事:

  “姑获鸟昼飞夜藏,盖鬼神类,衣毛为飞鸟,脱衣为女人。一名天帝少女,一名夜行游女,一名钩星,一名隐飞。鸟无子,喜取人子养之认为子。今时小儿之衣不欲夜露者,为此物爱,以血点其衣为志,即取小儿也。故世人名为鬼鸟,荆州为多。昔豫章须眉,见田中有六七女人,不知是鸟,蒲伏往,先得其毛衣,取藏之,即往就诸鸟。诸鸟各去就毛衣,衣之飞去。一鸟独不得去须眉取认为妇,生三女。其母后使女问父,知衣在积稻下,得之,衣而飞去。后以衣迎三女,三女儿得衣亦飞去,今谓之鬼车。”

  这个故事明显脱胎于九头鸟怪传说,编故事者以至晓得姑获鸟即鬼鸟或鬼车。趁便说一句,按照传说,鬼车之得名,即来历九头鸟十八翼霍霍竟进所发出来的犹如黄包车般的声音。但编故事者摒弃了九头的荒诞抽象,以避免勾起人们对滴血降灾的鸟怪的回忆。他打破了一般人心目中鬼鸟或鬼车是不祥之物的心理定势,以衣毛为飞鸟,脱衣为女人的奇异幻想,并以常人与仙女配婚,男耕女织的夸姣希望,深深地打动了人们的心。致使它超越了时空限制而升华起来,成为中国民间故事中一个十分风行的母题。几乎历代笔记小说,从敦煌石室藏书中的《田章》,到《聊斋志异》中的竹青,都有不少这个故事的变体。它还融入其它故事,如四大传说之一的《牛郎织女》,就借用了此中盗天衣成婚的情节。

  特别值得指出的是:中国羽衣仙女故事,是世界上极为风行的这类故事的东亚类型的家乡。据西方权 威性的民间故事东西书AT分类法记录:这类故事广泛全世界五十多个国度与民族,已发觉的异文达1200多篇,称得上是世界最风行的故事。日本学者君岛久子传授在她的《东瀛的女仙们》一文中,说这个故事是由中国传到日本去的,其汗青记录比日本早几百年之久。

  世界上最早记录羽衣仙女故事的,是晋人干宝的《搜神记》、郭璞的《玄中记》和北魏郦道元的《水经注·江水》。而这些记录中故事发生的地址,就在楚地--湖北阳新与江西豫章。

  九头鸟的传说,实脱胎于《楚辞》和《山海经》中的一

  些陈旧的中国神话。《山海经·大荒北经》中载:“大荒之中,有山名北极天桓,海水北住焉。有神九首,人而鸟身,名曰九凤。”这九头凤就是九头鸟的最早说法。也能够说九头鸟就发源於《山海经》中的九凤。凤本是中国神话中的神鸟,九头凤就愈加奇异了。《山海经》中不只有九首之凤,还有九首或九尾之狐、羊、虎等等,并且在讲究阴阳和合的中国,九是阳数,寓吉利崇高意味,所以九头鸟最后是楚地的神明。 关于九头鸟染上妖邪之气,在中国北方神话中演变成招人厌恶的背面脚色,是从战国期间周人和楚人的和平起头,正如蚩尤是少数民族的神明倒是华夏族的鬼魅一样。鬼车在北方的中国神话系统逐步变成害人的怪物。汉代小说所载“周公居东,恶闻此鸟,命庭氏射之,血其一首,犹余九首”起头的,后来的《荆楚岁时记》、《酋阳杂俎》、《齐东野语》诛书的记述衬着而广为人知。宋代出名文学家欧阳修留下《鬼车诗》一首,对此有最为活泼完整的记述:“昔时周公居东周,厌闻此鸟憎若仇,夜呼命庭率其属,弯弧陴遂出九州,射之三发不克不及中,天遣天狗从空透,自从狗嗤一头落,断头至 今清血流,迩弥相距三千秋,昼藏夜出如咻鹠。每逢阴黑天外过,乍见火光惊辄堕,有时余血下点呼,所遭之家家必破。我闻此语惊且疑,反祝疾飞无我祸,我思六合何茫茫,百物大小理莫详,占凶在人不在物,一去两端反为祥。……”这里讲,对九头鸟的仇视,是从春秋时曾被楚人战胜的周公起头的。後来此鸟被天狗咬去一头一尾後,断头处血流不止,人们认为被血滴玷污即属不祥,於是九头鸟就成妖邪之物了。但欧阳修不信此说,而是主意“凶吉在人不在物”。由此可见妖由人生,同九头鸟的形态习性其实并无多大关系。

  以九头鸟意味人事,介凡先生从汗青上举出两例。一是同明代湖北人张居正为相相关。这里又有两种说法,其一是说张居正为相时,大权在握,整理吏治,声誉日增。患病时,各地官绅纷纷为之建醮,迹近铺张,事为九大御史前後参奏,而张之地位并未摆荡,九大御史反为张居正逐个整肃,因而当日民间便生出“天上九头鸟,地下湖北佬”之谣,认为九头鸟再厉害,也敌不外一个湖北佬。在这个说法裏九头鸟乃指九御史,并非湖北人。其二是说张居正在整理朝政时,保荐了九位御史,这九人都是他的湖北老乡,对贪官污吏峻厉制裁,改革政风大有成效,那些遭到整理的贪官污吏,心怀不满,因此诅咒“天上九头鸟,地下湖北佬”。由此能够看出,这九头鸟的讹传,原是当日政敌漫衍出来以攻击张居正的。另一说是这句谚语出於清初满人对湖北人的诅恨。据相关史料记录,鄂之圻黄地域,曾据山岩拼死抗清。大局既定後,那些难忘故国的遗民,又拒绝同清廷合作,若有受清廷皋牢所操纵的,众所共弃;乃使满报酬官湖北者,莫不愤恨交加。在无可何如之下,因荆楚向有九头鸟传说,於是编造了这句谚语。後来武昌辛亥首义的成功,再次证明了这句谚语的活力。因此在台湾出书的《湖北文献》上刊出的诗作,高唱:“武昌一夕鸟飞鸣,满族政权难自保,九头徽号称鄂鸟,鄂人听了不懊恼。”

  至于在民间,这句九头鸟的俗谚还有另一层意味。介凡先生认为这同武汉作为一个南北水陆交通核心,所构成的外村夫同武汉当地人之间的隔膜相关。凡是交通便当的处所,公众的学问开辟较早,在社会糊口中合作较多,在相互交往中狡诈较多。武汉三镇以外的各省人往往厌恶他们,见而生畏。武汉又是湖北的代表,本来是“天上九头鸟,地下武汉佬”,因武汉二字晚期比力陌生,後来就变成湖北佬了。

  从这位深谙湖冬风土着土偶情的台湾学者的文章能够看出,九头鸟本是从楚人所崇敬的凤凰抽象脱胎而来的,在中古期间才染上妖邪色彩进入风俗糊口。明代以後,才把它和湖北人联络起来。但它并没有明白而不变的寄义,有时用以象徵湖北人的丰硕聪慧和对险恶强暴势力的强无力抗争,有时则用以嘲讽在人际交往中的狡诈。这些寄义和用法都是汗青构成的。既然如斯,我们在今 天也就没有需要就九头鸟本身确定一个或正或反的固定注释。随著湖北人处所性格及其汗青地位的丰硕成长,九头鸟这句俗谚天然也会具有新的内涵。

  楚人的九凤神九头鸟抽象的呈现,最早源于楚人的九凤神鸟。出自战国至汉初时楚人之手的《山海经》,是记录九头鸟抽象的最早文献。《山海经·大荒北经》中说:“大荒之中,有山名曰北极柜。海水北注焉。有神九首,人面鸟身,句曰九凤。”

  “九凤”所居的“大荒之中”,虽不知其切当范畴,却能够必定包罗楚地在内,由于楚人之先帝颛顼,与他的九个嫔妃皆葬于此。《山海经·大荒北经》开篇就说:“东北海之外,大荒之中,河水之间,附禺之山,帝颛顼与九嫔葬焉。”该书《海内东经》则说:“汉水出鲋鱼之山,帝颛顼葬于阳,九嫔葬于阴,四蛇卫之。”附禺即鲋鱼,古字通用。楚人血统的屈原,在《离骚》中说本人是“帝高阳之苗裔。”这高阳即帝颛顼。颛顼葬于汉水,九凤与颛顼同在一地,可见九凤是楚人所崇敬的九头神鸟。

  “九凤”的神性,以它的名字即可获得证明。凤是我国古代最为崇敬的两大图腾之一,与龙并称。它是吉利幸福的意味,《山海经·南山经》中说丹穴之山“有鸟焉,其状如鸡,五采而文,名曰凤凰。。。。。。。自歌自舞,见则全国平和平静。”《尔雅·释鸟》郭璞注:“凤,瑞应鸟。”《说文》:“凤,神鸟也。。。。。。。见则全国大平和平静。”因为凤凰是吉利之鸟,古代有的帝王,如少昊,周成王即位时,听说都曾有凤凰飞来庆祝。

  楚人有崇凤的保守。大诗人屈原在《离骚》中写到神游天堂部门时,第一句就是:“吾令凤鸟高涨兮,继之以日夜;飘风屯其相离兮,帅云霓而来御。”据肖兵同志考据,全世界都十分风行的凤凰涅盘操纵权柄故事,最早就出自屈原的《天问》。先秦典籍中,多有楚人将凤比作精采人物的记录,如《论语·微子》中,楚狂人接舆就对孔子作歌云:“凤兮凤兮!何德之衰?往者不成谏,来者犹可追。已而,已而!今之从政者殆而!”《庄子·人世世》中,也有雷同的记实。

  楚人崇凤心理也获得考古材料的证明。如1949年2月在长沙陈家大山挖掘到的龙凤帛画;1963年和1971年在湖北江陵两次发觉的凤踏虎架鼓、长沙马王堆汉墓的非衣帛画等,都是出名的发觉。特别是马王堆帛画,在天堂正中人面蛇身主神四周,就有几只大鸟环抱。而画面中部天堂入口处,也有一只鹰嘴人面怪鸟和两只长尾凤鸟。这与屈原诗中描写的意境十分类似。至 今,崇凤心理在民间审美情趣中还拥有主要地位。

  说过“凤”,再来说“九”。九,在中国古代是个奥秘的数字,天高曰九重,地深曰九泉,边境广曰九域,数量大曰九钧,时间长曰九天九夜,危险大曰九死终身。。。。。。。就连唐僧取经也是九九八十一难,孙悟空是九八七十二变。为什么“九”字成为这种奥秘的极数呢?据有的学者研究,这乃是由于“九”的本意是“九头龙”(或九头蛇)之故。中国古代有很多关于九头龙崇敬的神话。如《山海经》中就有“九首蛇身自环,食于九土”的神话,“九首人面蛇身而青”的相柳、以及九首食于九山霸九洲共工等神话抽象。九头龙既为人们所崇敬,九头鸟当然也不破例。

  在楚文化中,崇“九”保守也很较着。屈原的十分出名的系列作品,就叫做“九歌”。这是屈原被流放时,“见俗人祭祀之礼,歌舞之乐,其词鄙陋”,故而“更定其词”,在楚地民歌的根本上点窜而成的。屈原还有一个作品叫“九章”,他的学生宋玉则有“九辩”。《选游》一诗中,屈原曾写道:“朝濯发于阳谷兮,夕晞余身于九阳。”《楚辞》中很多处所用到“九”字、如九天九畹、九州、九疑九坑、九河、九重、九子、九则、九首、九衢、九合、九折、九年、九逝、九关、九千、九侯等等;连帝颛顼的后宫,也是“九嫔”。可见“九”在楚地崇奉中影响之大。

  综上所述,人面鸟身而九首的九凤,是楚人先祖所崇敬的一个半人半鸟的图腾抽象,它是我国九头鸟抽象的最早原型。

  从鸟神到鸟

  《山海经》中的九凤,是一个鸟神或神鸟无疑。然而,此后,九凤却从中国文献上奥秘地消逝了,取而代之呈现的各种冠以其它名称的九头鸟,不只完全丧失了神性,并且跟着时间的推移日就衰败,成了一个道道地地的鸟怪。

  从汉末至唐宋,古文献中的“九头鸟”有着各种分歧的称号,次要的是:

  九头鸟之别称

  “九头鸟”一名,最早见于《承平御览》卷九二七引《三国典略》:

  齐后园有九头鸟见,……

  然而九头鸟之别称,古籍中甚为繁夥。《正字通》云:

  鸧鸆,一名鬼车鸟,一名九头鸟, ……

  《酉阳杂俎》卷十六《羽》:

  《白泽图》谓之苍鸆,《帝鹄书》谓之逆鸧。

  宋缜密《齐东野语》卷十九:

  鬼车,俗称九头鸟,……

  以上所见,就有“鸧鸆”、“逆鸧”、“鬼车鸟”、“鬼车”等等异名。由这些异名再加考索,则又会发觉良多其他名称。如“鸧鸆”,是一种鸟名,可是在晋郭璞的《江赋》里,就有一种“奇鸧九头”,这种“奇鸧”也就是九头鸟。我们从下面的文章里将能够看出九头鸟的其他良多异名别称。

  1、“九头”仍是“十头”?

  九头鸟的最根基特征就是有九个头。

  可是在北方神话系统中鬼车是十个头变成九个头

  如唐段成式《酉阳杂俎》卷十六《羽》: 鬼车鸟,相传此鸟昔有十首,……一首为犬所噬。

  宋缜密《齐东野语》卷十九: 鬼车,俗称九头鸟,……世传此鸟昔有十首,为犬噬其一,至 今血滴人家为灾咎。……身圆如箕,十脰环簇,其九有头,其一独无而鲜血点滴,如世所传。

  明杨慎《杨升庵全集》卷八一《鬼车》条:周公居东周,恶闻此鸟,命庭氏射之,血其一首,馀九首。

  又有些人说它本来只要九个头,此中一个头受伤滴血永不愈合。如前引《三国典略》:

  齐后园有九头鸟见,……九头皆鸣。

  又唐刘恂《岭表录异》卷中云: 鬼车,……或云九首,曾为犬啮其一,常滴血。

  其他表面特征

  “色赤,似鸭。”(《三国典略》)

  “状如鸺鹠,大者翼广丈许。”(《正字通》)案:“鸺鹠”今名猫头鹰。晋张华《博物志》佚文:“鸺鹠鸟,一名鸱鸺,昼目无所见,夜则至明。”

  “衣毛为飞鸟,脱毛为妇人。”(《酉阳杂俎·羽篇》、《玄中记》)

  “身圆如箕,十脰环簇……每脰各生两翅。当飞时十八翼,霍霍竞进,不相为用,至有争拗折伤者。”(《齐东野语》)

  “其状如大蝴蝶。”(宋朱翌《猗觉寮杂记》卷下)

  “此物爱以血点其衣为志,即取小儿也。”(《古小说钩沈》引《玄中记》)

  “为鸟祟,或以血点其衣为志。”(《酉阳杂俎·羽篇》)

  “常滴血。血滴之家,则有凶咎。”(《岭表录异》卷中)

  “血滴人家为灾咎。”(《齐东野语》卷十九)

  昼伏夜出,鸣声丑恶难听

  “昼目无所见,夜则至明。”(《博物志》佚文)

  “正月夜多鬼鸟度。”(《荆楚岁时记》)

  “春夏之间,稍遇阴晦,则飞鸣而过。”(《岭表录异》卷中)

  “昼盲夜了。”(《正字通》)

  “夜飞昼隐。”(《酉阳杂俎·羽篇》)

  “秦中天阴,有时有声,声如力车鸣,或言是水鸡过也。” (《酉阳杂俎·羽篇》)

  “周公居东周,恶闻此鸟。” (《杨升庵全集》卷八一《鬼车》)

  滴血或落毛,风险小儿

  “是鸟多落尘于儿衣中,则令儿病。”(《水经注·江水》)

  “毛落衣中,为鸟祟,或以血点其衣为志。”(《酉阳杂俎·羽篇》)

  “鸟无子,喜取人子养之,认为子。”(《玄中记》)

  “见小儿衣,落毛其上,儿必病。”(《猗觉寮杂记》卷下)

  “爱入人家烁人魂气。”(《岭表录异》卷中)

  “见火光辄堕。”(《正字通》)

  关于九头鸟的特征,宋欧阳修《鬼车》一诗说得比力细致,今录如下:

  昔时周公居东周,厌闻此鸟憎若仇。

  夜呼庭氏率其属,弯弧俾逐出九州。

  射之三发不克不及中,天遣天狗从空投。

  自从狗啮一首落,断头至 今清血流。

  迩来相距三千秋,昼藏夜出如鸺鹠。

  每逢阴黑天外过,乍见火光辄惊堕。

  有时馀血下点污,所遭之家家必破。

  九头鸟之禁忌

  因为九头鸟是一种凶鸟,民间对它害怕有加,于是有各种对它的禁忌和防御它的法子。

  “豫章间养儿,不露其衣。”(《水经注·江水》)

  “常人饴小儿,不成露处,小儿衣亦不成露晒。”(《酉阳杂俎·羽篇》)

  “小儿之衣不欲夜露。”(《玄中记》)

  2、禳解及驱除

  “故闻者,必叱犬灭灯,以速其过泽国。”(《齐东野语》卷十九)

  “恶闻此鸟,命庭氏射之。”(《杨升庵全集》卷八一《鬼车》条引小说)

  “家家槌床打户,捩狗耳,灭灯烛以禳之。”(《荆楚岁时记》)

  解读词条背后的学问

  西游哪位妖王勇武堪比孙悟空,迅捷赛过大鹏鸟,具有完满攻防?

  西游世界中,混到了妖王级此外,几乎都有出处。可是,有一小我是破例,即碧波潭的九头虫驸马。原著中是若何描写九头虫的呢?毛羽铺锦,团身结絮。方圆有丈二规模,长短似鼋鼍样致。两只脚尖利如钩,九个头攒环一处。展开翅极善飞扬,纵大鹏无他气力;倡议声远振海角,比仙鹤还能高唳。眼多闪动幌...

http://framarooti.com/fenghuangchushi/416.html

相关新闻推荐

友情链接:

在线客服 :     服务热线:     电子邮箱:

...

备案号:    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